Miss You

很小就读全了金庸的书,一直觉得自己不喜欢,现在想想,整个人生都因为令狐冲跑偏了,哪还有资格说什么喜欢不喜欢。

好久没有发吃的了,先发个杂烩,有时间再给大家安利和扫雷~

图1:坐标南京,苏莱斯的萝卜丝酥饼,类似烧饼的做法,但比烧饼酥得多~内馅儿是萝卜丝,吃起来很酥很幸福~

图2:坐标南京,家里的菊花脑蛋汤,算是江南夏天特有的吧,清火,好喝,一定要用鸭蛋哦~

图3:坐标香港,美心的蛋挞,如今少见的饼干底,心头好呢~




图4:坐标南京,杨震家的烤鸭,算不上南京历史最悠久的卤菜店,但也是老店了,最近觉得他家的烤鸭全南京最好吃,胜过以往的各家挚爱,大概是口味真的变了。。。




图5:坐标南京,乾味记的鲈鱼,鱼一般,配菜酸萝卜是亮点,每次都要问店员多要一点~


图6:坐标南京,择伊味的雪蟹,好次到飞起,日式蟹柳的口感,秘制鸭舌的味道,融合的超级完美~


图7:坐标槟城,店名不记得了,专做巧克力,真的很浓郁呀~每个都好吃~


图8:坐标槟城,汉记的猪杂粥,好吃到念念不忘~


图9:坐标槟城,又是一家不记得店名的,英式下午茶,玫瑰奶茶尤其好喝~


图10:坐标槟城,有名的椰子冻,好吃的不要不要的~

【洪季】季爷爷说小洪是个好同志(二十)END

目录


96

 

听大头医生确定了季白的伤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洪少秋松了口气,就着大头医生的手爬起来,还不忘跟人道谢。

 

大头医生笑眯眯摆手,顺带嘱咐了几句两人好好休养,便出了门。

 

病房里剩下季白和洪少秋大眼瞪小眼。

 

不知怎么的,洪少秋眼圈就红了。

 

 

97

 

洪少秋被打包送到医院的时候,季白还没度过危险期。

 

隔着玻璃看着季白插了满身管子,洪少秋连站都站不稳了,幸好季二一把扶住。

 

在ICU外守了3天,洪少秋神色平静,只是一句话都不说,季二都怀疑自己的决定对不对,找尽关系把人弄来,可别都交代在这了。

 

等到季白脱离危险,搬进普通病房,洪少秋跟着就住进了病房。

 

季家老大也怕出事,想劝洪少秋回去休息,被季二拦住了。

 

两人一琢磨,一起回了家。

 

 

98

 

哟哟哟,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别在我这儿哭啊,我可不知道怎么安慰你。

 

季白有些慌神,刚醒来就见这场面,够刺激的。

 

你哦。

 

洪少秋叹了口气,伸手握住了季白的手。

 

季白笑了笑,又睡了过去。

 

 

99

 

季家老大带着弟弟回去找爷爷。

 

季白受伤,没人敢跟爷爷说,这时候脱离了危险,明摆着是来卖惨。

 

不过,他们可不知道,这事儿,季爷爷一早就想开了。

 

季爷爷把儿子叫到跟前,也懒得说道理,就一句话。

 

这两个孩子是在我跟前长大的,他们的主,我做了。

 

 

100

 

季白出院的时候,季家人一起吃了个饭。

 

洪少秋和季白坐在一起,一边被季家老大老二灌酒,一边还不忘给季白夹菜。

 

季爷爷笑的可舒心了。

 

 

END


【洪季】季爷爷说小洪是个好同志(十九)


目录


91

 

自打尝了明教官的手艺,季白就赖上了明教官,三五不时地就去蹭饭,蹭的明教官痛心疾首。

 

这年头菜可贵了。

 

季白也太能吃了。

 

大概是怕被季白吃穷了,一年后,明教官离职了。

 

 

92

 

季白再见到洪少秋,是3年后。

 

季白在缉毒大队实习,跟队里去抓吸毒人员,洪少秋就裹在那一堆瘾君子里,瘦骨嶙峋。

 

名字。

 

陆明。

 

年龄。

 

32岁。

 

什么时候开始吸毒的。

 

有几年了,记不清了。

 

老实交代。

 

2年多吧。

 

季白还没问完,洪少秋就被提走了。局长亲自来要的人,最后去了哪里,季白也不知道。

 

 

93

 

正式入职的第3年,季白立了个大功,也受了重伤。

 

手术做了7个小时,季二在门外站的满头大汗。

 

6张病危通知书,季家老大握枪的手,抖得拿不稳。

 

医生问,洪哥是谁,病人一直在叫。

 

季家老大看季二,季二冷了一张脸没说话,转头跑角落打电话去了。

 

 

94

 

洪少秋赶到的时候,季白已经转入普通病房,只是还没醒。

 

彼时,洪少秋刚从一个案子里脱身,准确地说是在医院里养伤。

 

收网的时候暴露,被一枪打在大腿上。

 

大概是命大,没伤着骨头血管,就是看上去吓人。

 

领导说,正好保密期,医院里好好养养。

 

养到第二周,领导接到上头电话,让洪少秋去照顾一个公安的伤员。

 

领导觉得奇怪,这小子自己还在病床上呢。

 

上头让别多问,把人送过去就好。

 

领导也就没多问,把人送过去了。

 

 

95

 

季白睁眼,就看见洪少秋胡子拉渣地靠在床边休息,一条腿还翘在床上,整个人瘦成一道闪电。

 

洪少秋睡的并不安稳,季白动了动胳膊,他就醒了过来。

 

一见季白睁了眼,洪少秋立马就跳起来,然后就摔了下去。

 

这回季白急了,手一撑,就要起来。

 

你别动,你别动。

 

洪少秋摔的不巧,一时爬不起来,跪在地上按了急救铃。


【洪季】季爷爷说小洪是个好同志(十八)


目录


86

 

店门是中式的,看上去中规中矩,没什么特别之处。

 

门槛却是挺高,季白跟着洪少秋跨过去,还回头看了看。

 

菜单是竹简做的,字是隶书,两人对书法都没什么研究,只是觉得好看。

 

要了子母锅,外面牛油重辣涮肉,内里菌菇小锅下蔬菜丸子。

 

锅底上来,香的季白深深吸了口气,洪少秋看了一眼,转头又让服务员加了两盘肉,自己起身给季白调蘸料。

 

牛油火锅,重在锅底,蘸料其实简单。一点醋,一点蒜泥,加上几勺香油,就成了。

 

两人也不说话,洪少秋伸着筷子烫肉,烫熟了就往季白碗里扔

 

香油降温,醋解辣,这么一过,放进嘴里,香的要命。

 

季白吃的不慢,但动作相当文雅,洪少秋越看越是喜欢,手底下加紧了给涮肉。

 

一转眼,两盘肉就见了底。

 

你喂猪呢。

 

季白抬头,看了洪少秋一眼。

 

洪少秋嘿嘿一笑。

 

猪哪有你好看。

 

你敢把老子跟猪比?!

 

季白不干了,就要摔筷子。

 

洪少秋赶紧又涮了两片嫩牛肉,直接喂进季白嘴里。

 

快吃快吃,这个牛肉手切的,特别嫩。

 

你。

 

季白叼着肉,不好说话,只能瞪洪少秋。

 

洪少秋感慨,三儿着眼睛啊,又大又亮真好看。

 

 

87

 

一顿饭,吃的季白扶墙出。

 

洪少秋也吃了不少,干脆拖季白去操场遛弯。

 

三儿,我明年就毕业了。

 

哦。

 

去国安。

 

哦。

 

下学期就过去,算是实习。

 

哦。

 

你就没点跟我说的吗?

 

你想听什么?

 

季白歪着脖子看洪少秋。

 

我就不说给你听。

 

洪少秋嘿嘿一乐,伸手在季白头上撸了一把。

 

你小子,见不到我从来不想的。

 

季白不答话,就盯着洪少秋看,看的洪少秋心里一毛。

 

你再这么看我,我可要反悔了。

 

反悔啥。

 

十年太长了。

 

 

88

 

洪少秋带着季白去见明教官。

 

明教官点点头,主动指点了季白。

 

季白腰酸背痛地回了宿舍。

 

从此,季白有事没事,就去找明教官,被摔个爽后,等洪少秋来捞回宿舍。

 

 

89

 

洪少秋没等到最后一学期,过年前就被国安调走了。

 

走的匆忙,没通知季白。

 

明教官第20次把季白摔在地上后等了半分钟,季白没爬起来,明教官走过去把人捞起来。

 

跟我回宿舍吃饭。

 

 

90

 

那是季白第一次尝到明教官的手艺,吃的摊倒在椅子上起不来。

 

你这是化悲愤为食欲?

 

我悲愤啥?

 

某人不告而别?

 

又不是第一回。

 

季白翻了个白眼。

 

嗯,不错,做家属,这个觉悟还是可以的。

 

季白又翻了个白眼。

 

你毕业去国安?

 

大概是吃饱了,血液都集中到胃部,明教官难得说话不经脑子。

 

不去。

 

季白答的干脆。

 

为什么?

 

明教官这回倒是真好奇了。

 

他保家卫国,我惩恶扬善,这才互补。

 

明教官供血不足的脑子怎么也想不明白保家卫国和惩恶扬善互补在哪里。


【洪季】季爷爷说小洪是个好同志(十七)


目录


81

 

警校入学的训练,那得磨掉一层皮。

 

季白放下行李,就被拎到了操场上。之后那两个月,每天累得回了宿舍都想晕过去。

 

直到过了中秋,集中训练总算告一段落。

 

紧绷绷的日子突然松下来,就容易想些乱七八糟的。

 

季白这才想起,来警校还没见过洪少秋。

 

 

82

 

洪少秋却是见过季白。

 

不仅见过,还常常见。

 

季白刚进校,往大太阳底下一站,洪少秋就远远地看见了。

 

之后只要有空,洪少秋就会去距离操场最近的教学楼,远远地看一会儿。

 

明教官有次路过,顺着洪少秋的目光看了一眼。

 

点点头。

 

不错。

 

洪少秋点了根烟。

 

那是,我们家三儿到哪儿都是人中龙凤。

 

明教官翻了个白眼。

 

 

83

 

洪少秋去明教官宿舍蹭饭,明教官十项全能,随便炒个菜都香飘十里,洪少秋却吃的食不知味。

 

明教官可不干了。

 

我这手艺,从来没人敢你这态度。

 

人生总要有不同的经历嘛。

 

可拉倒吧你,说吧,什么事儿?

 

国安那边找我谈了,希望我毕业就过去。

 

好事儿呀。

 

可是三儿想做刑警。

 

跟你有什么关系?

 

咋没关系!一个系统总归好点。

 

洪少秋,看不出来啊,你都怂的不敢去见人家了,还好什么好!

 

不是,洪少秋急的脸都红了,你不懂。

 

我不懂什么?

 

我好歹看着他点。

 

他哪里需要你看了?

 

你!我不跟你说了。

 

洪少秋,你多大的人了!明教官也放了筷子,去国安还是公安,你不要问我也不要问他,你要问问你自己。警校培养你四年,是要你去最合适的地方,完成你的使命,你自己想清楚。

 

洪少秋低着头,不说话。

 

明教官嘴角牵起笑意,你自己许了人家十年,又不代表十年里就不见面,你怂什么怂?

 

洪少秋抬头,咧嘴笑了。

 

 

84

 

季白结束新生训练的时候,一抬头,就见洪少秋站在操场边看着他笑,手上还拿了瓶矿泉水。

 

季白跑过去,也不说话,拿起水就喝。

 

怎么又黑了。洪少秋一开口,季白喷他一身水。

 

 

85

 

洪少秋回宿舍换了衣服,带季白出门吃饭。

 

警校虽然地处偏僻,但好在附近不是一所学校,乱七八糟的美食街,好吃的东西还不少。

 

想吃什么?

 

火锅吧。

 

天气转凉,大晚上风一吹,季白缩了缩脖子。

 

巧了。

 

洪少秋笑眯眯带着季白七拐八拐,倒是在美食街上找出个僻静的巷子。

 

这边东西更新换代的快,我好久没回来,都不大认识了,就这家火锅店,一直都在。

 

这话说的,季白都平白升起几分期待。


【洪季】季爷爷说小洪是个好同志(十六)


目录


76

 

大年初五,洪少秋实现了自己的承诺,带着季白去了临市的山里。

 

大冬天跑到山里,你是不怕冷啊,季白穿的少,走几步就冷的直缩,洪少秋熟练地把围巾绕在季白脖子上,一手牵着季白就往前走。

 

山里怎么了?冬天的山里才有意思呢。洪少秋踏着青石台阶向上走,冬天的青石特别凉,好在鞋底够厚,影响不是很大。

 

有什么意思?季白不解,大冬天爬山,这还是第一回。

 

到了你就知道了,洪少秋不肯说,故意留着悬念。

 

又卖关子,季白翻了个白眼。抬头看去,山里的冬天略显萧瑟,却也的确是和平日不同的风景。

 

那是当然,最好的东西都要留到最后。

 

 

77

 

看!洪少秋指着山谷里的村庄。

 

天有些阴,村庄就笼罩在这一片阴影中,白墙,黑瓦,被大自然打了光,呈现出独特的明暗交织。光线之间,阴影之中,和谐融洽,却又争锋相对。

 

季白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色,如同第一次被洪少秋带到山顶上看他们生长的城市。

 

洪哥,季白将视线从村庄上挪开,看向站在身边的人。

 

三儿,洪少秋牵着季白的手,人世间的风景千千万,我陪你走过的不过万分之一。

 

洪哥。

 

听我说,三儿,洪少秋打断了季白,以后会有更好的风景,你也会去更远的地方。

 

但我只想你陪着我,季白打断了洪少秋,看着他的眼神,充满坚定。

 

你想我陪着你,只是没试过身边出现其他人。

 

弱水三千取一瓢饮,是坚定;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难道就不是了吗?

 

三儿,你还太小。

 

好,十年,十年后,我们再见分晓。

 

好。

 

 

78

 

过完年,洪少秋就回了学校。缺课太多,还要顾着训练,整天疲于奔命。

 

新来的教官姓明,整天笑眯眯的,见牙不见眼,看着人畜无害。

 

当然,仅限于看着。

 

笑的越无害,下手越是狠。

 

得益于打小的练习,洪少秋算是底子不错,也就得到了特别的“优待”。

 

第三次被摔在地上的时候,洪少秋已经懒得爬起来了,这堂课明明才开始5分钟。

 

好了好了,装什么死,多大人了,再来。

 

明教官可不惯着他的坏毛病,走上去提脚就踹。

 

洪少秋等的就是这一下,双手掐住明教小腿就是一扭。

 

明教官没想到他来这招,一下重心不稳,就要摔下来。

 

洪少秋蹂身而上,手肘一抬,顶向明教官小腹。

 

明教官毕竟也不是吃素的,腰一扭,身体扭成一个奇怪的弧度,反手一肘,就顶在洪少秋肋下。

 

洪少秋疼的一抖,立时就软了。但还是不肯服输,猛地向前一步,用尽全身力量,猛地一顶。

 

明教官腰身向后一缩,卸了力,随即向洪少秋撞去。洪少秋没想到这一招,被撞得连退两三步。

 

不错不错,明教官继续笑得人畜无害。

 

 

79

 

最后一学期,一门心思念书,季白忙的没心思想别的。

 

洪少秋再没打过电话,季白倒是不急,毕竟,考警校比较重要。

 

高考成绩出来,赵寒铁了心要报警校,季白怎么骂都没用,打了几顿,实在没办法,藏了他户口本。

 

赵寒也倔,什么都不说,就站在季家门口,谁劝也不听。

 

最后妥协的是赵寒他妈。

 

 

80

 

暑假洪少秋没回来,说是去实习了。

 

季白也没闲着,找了家咖啡馆打工,美其名曰要自力更生,气的季二哥要打他。

 

季家还养不起你一个三少了?

 

收到警校的录取通知书,大概是意料之中,没什么兴奋感。

 

夏天快结束的时候,季白打包了行李,带着赵寒去赶火车。


自己选的路,跪着都要走完


最近一次更新,距离之前,隔了9个月,对不起所有看文的小伙伴。

想想还是应该有个交代,其实在评论区也说过,找到了人生挚爱,只是好像没有说过,这个挚爱是羽毛球。

我没有想到,再这个年纪,会重新找回年少时的爱好,并且还有从头开始的机会,我当时问自己,如果现在不练,十年后会不会后悔,答案是肯定的,所以咬咬牙狠狠心,停掉几乎所有爱好,全身心扑在了羽毛球上。

其实很枯燥,因为所谓基本功,就是一次次的重复累积出的肌肉记忆;其实很累,9个月,从开始每周6小时,到现在的12小时,有时候累到极点,会感觉在疲于奔命;其实很伤人,脚踝、小腿,膝盖,腰,大伤小伤不断。

但是,又怎样,就是喜欢他啊,一次都没有想过算了不练了,被练到想吐的时候没有,被打击到想哭的时候没有,受伤在家躺一整周的时候也没有,就是不想放弃,就是想死磕到底。

这两天可能在瓶颈,被打击的有点狠,体能也到极限了,可笑曾经还以为自己体能不错,难免有点多愁善感想回头看,一路走来不容易,但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其实,我应该感谢羽毛球的,他让我知道我可以有多大的决心,多大的韧性,可以变成多好的自己。就祝,所有小伙伴,都能遇上自己的挚爱,越早越好。

【蔺靖】等候(上)

目录


 

蔺晨走的那天,萧景琰在城楼上。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萧景琰绝不会答应蔺晨亲自带兵的提议。

 

可是,大梁已到生死存亡之际,朝中兵马尚足,却无良将,每个人都明白,看上去玩世不恭的太子太傅,是唯一的选择。

 

即使如此,萧景琰也不愿向蔺晨开口。武将出身,自是知晓边关艰难,更何况大渝此次背水一战,一路势如破竹,沿途城池甚至无法组织有效对抗。

 

蔺晨等了三天,没等到萧景琰开口,只好提着梨花白,上了御书房。

 

见到蔺晨的一刻,萧景琰已知他来意。

 

一坛梨花白,一场酩酊醉。

 

 

 

萧景琰坐镇金陵,战报雪片般飞进御书房。

 

报喜不报忧,萧景琰急的满嘴泡。

 

此战艰难,天下皆知。

 

蔺晨临危受命,却也颇受质疑。萧景琰唯一能做的,就是牢牢看住后勤补给,不给蔺晨拖后腿。

 

万幸,蔺晨兵行险招,一场突围战,硬生生耗住大渝主力,把战局拖进僵持阶段。

 

蔺晨说,这仗怕是要打很久了,景琰你要想我呀。

 

蔺晨说,天要冷了,景琰你要记得加衣服,金陵阴寒,若是旧伤复发,我回来可不饶你。

 

蔺晨说,这里的星星很亮,像你的眼睛,想你的时候,我就抬头看看。

 

蔺晨说,真不想太阳升起。

 

 

 

战事进入第二年,局势逐渐明朗,大渝军队不断后退,占领的城池一座座归还,百姓拿蔺晨当战神,有些地方甚至给他建了长生庙。

 

萧景琰不再紧绷,偶有空闲,也会去御花园的湖心亭坐坐。

 

当年蔺晨在宫中,最喜欢在这儿躲懒,靠在栏杆上,手里半个馒头,掰开了撒湖里喂鱼。

 

萧景琰就远远地看着,也不过去。蔺晨喂完了鱼,抖抖衣袖,几下跃过水面,立在萧景琰面前,距离极近,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若是四下无人,蔺晨会偷一个蜻蜓点水,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牵着萧景琰往御花园深处走。

 

如今,萧景琰坐在湖心亭里掰馒头,边掰边盘算蔺晨还有多久才能回来。

 

只是,尽管战事向好的方面发展,蔺晨依然未能确定归期。

 

 

 

大渝遣使欲求和,却又希望大梁开放边关七城,允许大渝子民自由来去。

 

朝中为此产生分歧,兵部以连年战争消耗过大为由主和,礼部一票文官却主张死战到底,两派在早朝上吵的不可开交。

 

萧景琰冷眼看着闹剧似的朝堂,心里划过一丝若是和了,蔺晨也能快些回来的念头。

 

报!传令兵打破朝堂的吵闹,前方战报递到萧景琰手上。

 

打开扫了一眼,萧景琰一掌拍在龙椅扶手上,我大梁定与你渝国血战到底!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去!

 

 

 

回到御书房,萧景琰再次拿出那份战报。

 

蔺晨已率军将大渝军队逐出边境,但大渝一边遣使假装议和,另一边却派出多名刺客布局暗算蔺晨。

 

战报中夹藏一封私信,说自己假装重伤,让萧景琰配合着做一出戏,骗大渝放松警惕,主动出击。

 

不知为何,虽然信中说的笃定,萧景琰却总觉得哪里不对。朝堂上那一幕已演完,心中却是愈发不安。

 

 

 

大渝果然中计。主力全出,趁夜奔袭。

 

一切早已注定,伏击打的大渝措手不及,大半兵力折损在无名山谷中,剩下的也大多被俘。

 

蔺晨趁胜追击,带人将勉强逃出的大渝兵马斩尽杀绝。

 

经此一站,大渝二十年内再无可能踏上大梁的领土。

 

萧景琰看到战报,心下一松,然而看到最后一句,却差点栽倒在地。

 

主帅蔺晨追击敌方主帅时,坠崖失踪。


TBC

小伙伴们新年好~实在抱歉,那么久没更新~年后会逐渐恢复~就~原谅我这一段的懒惰吧呜呜呜~